您当前位置:首页>>宣传教育>>廉政文苑
玲儿响叮当
        日期:2016-07-15    点击数:

  民警张小玲,玲儿响叮当。荣景社区的大爷大妈都把她当亲闺女。哎,也有当亲孙女的。那天刘奶奶走迷糊了,正急成个老倭瓜,来了一巡警,问家里有什么人,她赶紧掏出一张卡片,这是我孙女!巡警接过一看:徐州市公安局西关派出所民警张小玲。他笑了,闹半天您是警属啊!遂拨通警民联系卡的电话,张警官,快来接你奶奶回家!小玲笑成牡丹花,哎,我这就坐火箭来!

  从大姑娘到孩儿妈,干了二十多年社区民警,小玲当过多少人家的孙女?槐树开花数不清。哎,奶奶,我来啦!哎,爷爷,您别急!小玲总是这么甜得可人疼。她说,老百姓的要求真不高,就是在他有事的时候,能坐下来听他说,能帮他解疙瘩,或者能给他两句贴心话,他就记你的好。在百姓眼里,社区民警就是党和政府。得,咱也别躲闪,担当起来,像歌里唱的,“用我的心倾听你的忧伤欢乐”。你说,大爷大妈能不疼她吗?闺女,瞧你那一脸汗,快来歇歇!哎,来啦!小玲自带板凳,扎进老人堆。她爱跟老人聊天,爱看老人脸上的笑像下进锅里的挂面四散开来。她不能看人哭,人家一哭她眼泪也下来了。

  可是,这天,就有人哭了。谁呀,还是刘奶奶。刘奶奶年纪并不大,自己把自己说老了。她拉住小玲,孙女,我有话跟你说,不知该不该说。您说吧,什么话都可以说。你进屋来,奶奶跟你说!进了屋,才说了一句我们老两口活不下去啦,眼泪就哗哗哗。小玲一看眼圈儿也红了,奶奶,您别难过,您说说。刘奶奶说,我儿子赌钱上了瘾,赌得我跟你大爷死的心都有了。他开火车,工作好,媳妇好,孩子也好。这么好的家庭,他不争气,媳妇早晚离开这个家……

  小玲心里一沉,这可不是小事,别说败家,还有一车老百姓呢!奶奶,您别急,这事交给我,我一定做好!

  第二天,她找到刘奶奶的儿子潘刚。潘刚明镜似的,姐,我知道你为什么找我。小玲说,知道就好。你既然叫我姐,我就认你这个弟弟。我不能眼看你往火坑里跳。你赌来赌去,什么都能赌没了,工作没了,家庭没了,弄不好还会坐牢。父母养你容易吗?老了让你气得不想活,你过意得去吗?你再想想老婆孩子,再想想一车的人!潘刚说,姐,我不赌了。小玲说,你今天就是跪下说不赌了我也不信,我要看你的行动!既然姐下了决心,就要缠住你。我会随时问你在哪儿干什么,你要如实回答,不许骗姐!你能做到吗?潘刚说能!小玲吼起来,大点儿声!潘刚音高八度,能!

  就是高过帕瓦罗蒂也没用。他赌钱不是一天两天了,脑子里的弦很难调。只有盯紧他,敲打他,像铁匠一样叮当。

  转天,小玲摸到铁路机务段。段长说,我们正打算开除他,省得哪天出了事,连累单位评不上先进。小玲一听就急了,可别啊,我都认他弟弟了!咱们拧成一股劲儿,他就是块石头,也揣怀里焐热了!

  就这样,小玲跟潘刚叮当上了——

  弟,你在哪儿呢?姐,我正开车呢!段长,潘刚是在开车吗?是,他今天当班!

  弟,你干吗呢?姐,我睡了!奶奶,潘刚是睡了吗?孙女,他是睡了,让你操心了!

  弟,你怎么没在家?……我跟朋友吃饭呢。骗人!你明天到派出所来!

  第二天,潘刚来到派出所,迎面碰上怒目金刚,你以为我不知道?昨天你肯定去赌了!你太让我失望了。再碰上我绝不饶你!你走吧,我不想再看见你!姐,我错了。我知道你为我好,可我有时候控制不了自己……控制不了?那是因为你没脱离那个圈子!你把那些赌徒从手机里删了!快点儿,现在就删,全删!

  小玲说完,心里嘀咕道:你真二啊,你也不清楚他圈子里都有谁,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全删了?

  潘刚果然没全删。这天下班后,他给小玲发个短信,说手机没电了,发完就关了机。他溜进赌窝,刚下了注,衣领就被人一把揪住,好啊你,跑这儿充电来了!赌场一下炸了窝,你是什么人?凭什么抓潘哥?便装的小玲断喝一声,我是他姐!走,回家去!拽着潘刚就往外拖。那帮人扑上来,掰开她的手,死命把潘刚往里拉。小玲说,潘刚,你今天不走,我也不走了,就在这儿看你赌!潘刚服了。

  出了赌窝,天已大黑。小玲的手被抓破了,她真想踹潘刚一脚。可是,她没踹。她没劲儿了。她蹲在地上,管不住委屈的泪……

  就这样,反反复复,白天晚上。有时睡到半夜猛然惊醒,抓起手机就叮当,弟,你在干什么?

  终于,潘刚回头了。赌窝也被查抄。

  小玲的心病刚去,忽然接到一个神秘电话,今天你不要出门,有人要害你!小玲先是一惊,马上听出又是郭阿姨。

  郭阿姨参加过解放战争,老伴早去世了,女儿嫌她“迂魔”,就是唠叨,搬出去住了。也不让她带孙子,怕孩子也“迂魔”了。老太太独居,常生怪念。郭阿姨,您放心,您说的情况我已经掌握了,谁也害不了我。您等着,我马上去看您啊!她一面安慰老人,一面准备水果。这时,手机又响了,还是郭阿姨打来的,你快来吧,有好多人要害我!小玲说,这些人我都列好了,我把他们一个个全逮起来!郭阿姨说,好啊好啊,这回我能睡安生觉了!

  自从小玲向社区居民发了警民联系卡,郭阿姨就抓住她不放,一天能给她打几十个电话。夜里打,凌晨也打,二十四小时不间断,不是吓唬她就是吓唬自己,真让小玲头大。可是,老编瞎话应付也不是事啊,到哪儿算一站呢?

  这天,她拿着水果去看郭阿姨,老太太很高兴。小玲就说,您总待在家里多闷啊,干脆都到警务室来吧,我天天跟您聊天,行吗?郭阿姨说行啊!打这以后,郭阿姨就成了小玲的尾巴,小玲去哪儿都带着她,居委会,居民家,菜市场,健身区。不忙了,两人就坐下来嗑上瓜子神聊。郭阿姨说她以前在部队是文艺兵,唱歌,跳舞。小玲就说,阿姨您给咱唱一个!郭阿姨就唱,嘿啦啦啦啦,嘿啦啦啦啦,天空出彩霞呀地上开红花……唱得实在不好听,小玲坚持听,边听边鼓掌,还把居委会的人都喊来听。郭阿姨人来疯,说闺女咱俩合唱一个,小玲就跟着瞎唱。都是老掉牙的歌,她连听都没听过。为了逗老人高兴,她就记下歌名,回家上网搜出来恶补。儿子说妈您唱的什么呀,革命军人个个有脑筋,没脑筋不成脑残粉啦!小玲说拜托,妈唱的是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!

  郭阿姨的心情越来越好,像换了一个人。小玲又做她女儿的工作。女儿被感动了,主动把母亲接走。小玲听不到郭阿姨的“午夜凶铃”还挺寂寞。好在要干的事太多,渐渐地忘了。

  转眼两年过去了。一天下午,小玲从所里开会回来,协警说,有个老太太找你。人呢?你不在,她放下东西走啦。小玲急忙走进警务室,只见桌上放个布包。打开一看:一包瓜子和一条手工缝的裤子。她的脸一下子麻酥了,是郭阿姨!她狠狠捶了一下脑壳,拨通老人的手机,郭阿姨,您,您怎么不等我……话没说完,泪已奔出。手机里传来老人慈祥的笑声,闺女,我怕你忙!我没事,就是想你。我知道你喜欢嗑瓜子,给你带点儿。裤子是我缝的。我年轻时缝得可好啦,现在不行啦,瞅不准啦,你别嫌弃……

  老人说什么,小玲早已听不清。

  讲完郭阿姨,又转回刘奶奶。

  这天早上,她气急败坏地找到小玲,说刚买的一块肉在社区菜市被偷了,二斤多!有人看见是一个黑脸贼偷的。这贼不偷钱,就好偷肉。小玲说,偷菜真人版啊,他别让我撞见!

  接连几天,小玲潜入菜市,不但便装还戴了口罩。买的卖的大多认识她,一喊张警官还不露了馅儿。这天,她到底发现了目标,只见贼把一大叔车筐里的排骨抽出来,转身藏在了货柜下。小玲冲过去一把揪住他,把东西拿出来!贼还嘴硬,什么东西?小玲一瞪眼,你别跟我装啊,老实拿出来没事!这时,大叔惊叫起来,我的排骨呢?小玲指着贼,快还给人家,听见没有?贼只好认栽。大叔抬手要打,被小玲拦住。她把贼带到一边儿,听着,你不是一回两回了,前两天是不是偷了老太太一块肉?是。承认就好,你打算怎么办?买了还给她,以后不偷了。好,这可是你说的,下次再让我逮着,我绝不放过你!这回给你个机会。去吧,去给老太太买肉,二斤高高的,买来送警务室!贼点点头,死羊眼盯着小玲。

  小玲离开菜市,一个人往回走。走着走着,忽然发觉有人尾随。她猛一回头,愣住了。你猜是谁?八十多岁的杨大爷!

  大爷,您找我有事吗?

  闺女,我没事,我不放心,怕那贼害你,我就跟着你。

  小玲叫了一声大爷,眼前就模糊了。

  可是,万万没想到,三天后,当她再次见到杨大爷时,杨大爷已经说不出话。他歪坐在轮椅上,被女儿推着。大爷,您这是怎么啦?小玲扑过去。女儿眼里滚着泪,我爸,脑溢血……

  大爷!小玲失声痛哭,泪水大串大串地掉下来。

  杨大爷想拉拉她,却抬不起胳膊。(李迪)


今日访问量:        昨日访问量:        总访问量:
Copyright 定西纪检监察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共定西市纪委办公室负责维护
网管信箱:gsdxjwx@163.com 电话:(0932)8229701 陇ICP备11000341号